快捷链接

酒鬼”胡学良的奇闻趣事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奇闻 >

酒鬼”胡学良的奇闻趣事

来源:http://www.envisk.com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17-11-21 11:09 浏览 :

  论起喝酒,我的哥们胡学良是俺这个拥有几万员工家属的大型国企里,当仁不让酒桌上的“一把手”。说句大的话:若论俺公司里的“一把手”有何爱好?喜欢什么?怕是有一半的人回答不出来。

  但若谈起“酒鬼”胡学良的喜好,那准是众口一词——这厮不好穿、不好色,更不好游山玩水。独独只喜欢那杯中之物——几两“猫尿”灌下肚,端得是“壶里大,杯中日月长”,绝对是天王下凡,爷也不肯多瞅一眼儿的主儿。

  第一次见到胡学良,是在企业老的一家小酒馆里。不大的房间里,烟雾腾腾,酒气冲人,一条黑脸壮汉叨着香烟蹲在椅子上(注意:是蹲而不是坐。)面前摆放如下几许物件:一只足能盛下三两白酒的“拳盅”、一扎装着2升量的鲜扎啤,外加一合价值5元钱的“黄红梅”牌香烟。然而,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他面前一只硕大的茶缸子,里面泡着一汪发黑的浓茶水。

  见俺进来,这胡学良摇晃着站起来,准备说几句欢迎的词儿,但却忘了正蹲在椅子上。等他站起来了之后,才发现竟然“”,比别人高出老大一截儿。这心里一惊,眼瞅着整身子个便往地板上栽。

  喝酒后的胡学良,抑或骂骂咧咧,抑或撒娇买傻,到也直爽的可爱,被酒友们称为“亲爱的酒鬼”。但令人稍许遗憾的是,该酒鬼喝高时骂人的次数多,撒娇的时候少。

  据知道胡学良身世者说,这胡学良年轻时烟酒不沾,绝对是单位里一把工作好手,颇有创新意识。只是因为婚后家中接连出现不爽之事,被搞坏了。才于“猫尿”之中。经常喝酒后不说,连国家的8小时工作制,这厮也敢只执行一半——每天只在上午工作半天,单位有工作赶紧这时间安排他干。接下来,从中饭开始直到晚上沾床睡着,再也不会见到的胡学良。

  有一桩事儿颇能说明胡学良的本事——20多年前,当空调这个名词才传入百姓耳朵眼里没多久,市场上还是有价无货的年代,人家老胡竟然就能自已摸索着组装空调啦。

  老胡先是给自已家里装一台自制的空调,让盛夏里的四邻们于大汗淋漓之中,纷纷投去羡慕的眼光;继尔,他的几个“铁杆”酒友家里,也开始陆续出现这种“现代货”——只需酒友请喝酒即可,菜肴好坏无所谓。

  单位里有领导瞅着眼热,私下找到老胡,请他也给自已家里装一台。此时的老胡,一脸正色道:工作时间给干部家里装空调,这是不尊守劳动纪律;下班去干?却又乱了我的生活规律。总之就一句话——没门!

  这老胡的酒量有多大?俺不清楚。但却听他的“酒友”说过其酒瘾有多大——老胡早上醒来头一桩事儿,便是从床头柜上摸过一个350克容量的小酒壶儿,狠狠喝上一大口,足有二两的量。然后,再花上几分钟,含着慢慢咽下去。请注意:整个过程全是闭着眼睛完成,此时的老胡那是一脸的幸福与享受。

  然后,起床、刷牙洗脸,不吃早饭,便穿着拖鞋去上班啦。这接下来的一上午,老胡不会再喝一滴酒,并将单位分配的活儿干得出神入化,令旁观者啧啧称奇。

  中午12点,老胡腕上那块电子表的时钟一响,那怕手中的活儿只差十几分钟便能干完,老胡也准会丢掉工具,起身便走。若有事急者苦苦相求,这老胡便会停下脚步,笑哈哈地冲对方说:“想让我加班?也行呵。条件不高,20元钱的盒饭,另加6两老白干。”

  这年头到处都在狠抓安全生产,谁敢请他中午喝酒,下午工作时出事故乍办?因此,只能知难而退了。但老胡回到家照样灌下去6两老白干,然后倒头大睡。

  有人要问了:那上午没干完的活儿乍办?对不起您呐,明儿上午再说吧。就这,您还得重新排队,因为找老胡干活的人实在太多。

  晚餐,是老胡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——基本上都是酒友们和有求于他的人请客,那酒菜的质量自然也就高挡了不少。这时的老胡,便会笑迷迷地叨着香烟蹲在椅子上,最少牛饮一斤酒。这还不能算必备的一扎2升量鲜啤。(俺头回见到老胡时,他就是这样)

  有好心人劝老胡:白酒掺啤酒,容易喝醉,对身体也不好呀。对此,老胡不屑地回答:“草!这啤酒还能算是酒吗?这是 老爷们用来漱口的凉水儿!”

  嗜酒的老胡,却偏就喜欢骑摩托车,并为此付出不少代价。时常能见他不是脸上青了一大块儿,就是一根白纱布吊着只膀子;再不就是一只裤腿卷老高,露出小腿上老大一片的破皮。

  某天晚上10点多钟,俺外出回来,刚走进小区,便发现迎面一辆摩托车亮着大灯,发疯般吼叫着冲过来。眼瞅着躲闪不及,情急之中,俺伸手一把将骑车者给拉了下来。

  只听“轰然”一声巨响,摩托车和那骑车者一起撂倒在我脚下,摩托车的马达还在“啪哒哒”地疯转。

  怒火中烧的俺,弯腰一把拎起那骑车者,骂到:“黑灯瞎火的你骑这样快,是TM想谋财害命哪?!”辄料,俺的话还没说完,自个儿却先乐了。甭说,大家都明白啦——俺拎起的那家伙正是喝高了的老胡。

  里,老胡酒气冲天地吱唔道:“瞅、瞅着前面象是有、有个人影儿。想刹车,却给一把给拧到油门上啦......要不是你,这破车了还停不下来呢......你、你谁呀?还真得谢谢你呐!”

  答:据说老胡的兄弟在山东招远的老家开金矿,老胡拿黄金在工友们中间买卖,被了。

  顿时,人们议论纷纷。有人不解道:国家不是充许私人承包金矿吗?那老胡怕是被了。也有人感慨:这下老胡算完喽,局子里哪有烟酒供他吃喝?可是没了烟酒的老胡乍能够撑下来?保不齐这3年的尚未服完,人怕是也就……

  人生,吃喝拉撒,茶米油盐,有多少事儿等着去做。很快,老胡便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化了。即便有人偶然提起,那也是一群酒鬼们喝到尽兴处,回想起老胡的好时,才略带伤感地提起几句……

  时光如梭,一晃大半年过去了。春节前夕,一个消息传来:老胡从局子里回来啦,属于抓错了提前那一类。顿时,酒友们涌往老胡的家,却见大门紧闭。便又涌向老胡单位的工作间。

  果然,这老胡正揣着那只硕大的茶缸子,依旧泡着一汪发黑的茶水,嘴里依旧叨着“黄红梅”,蹲在椅子上,神气活现。

  酒友们惊讶地发现:大半年过去了,这老胡不但活着,而且整个人儿又白又胖,精气神儿极佳。不知那个坏小子,冒出出一句:“我靠,早知道在局子里不但长肉,还能增白,我TM早就写申请报告啦!”

  某个双休日,俺在扬州市区里与老胡偶遇。只见这老胡当街坐在一棵树上,腕口粗的树杆竟然被他压弯了腰。对此,人纷纷对其报以评批。

  但老胡却全然不予理会,显然是又喝高啦。见状,俺赶忙过去将他扯过来,又将树扶正、再用脚踏实。一番问候,得知如下消息:今年59岁的老胡,依旧是每天两包烟、依旧是每天两斤酒儿,依旧是每日只干半天的活儿。然而,最令人称奇的是:这老胡喝了大半辈子的酒,却没患上什么脂肪肝、肝硬化的毛病,甚至连气管炎也没有。真的。

  寒喧之中,我伸手摸了摸他突起的肚子,感觉就象是一口倒扣着的大铁锅——极硬。